石榴艺评 | 和平之“节”——评舞剧《张骞》

石榴云/新疆日报原创 2021-11-10 23:01:24

  王俊

  10月27日,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联合出品的舞剧《张骞》在乌鲁木齐市文化中心大剧院首次演出,获得观众好评。这部历时4年创排打磨的剧目,以历史人物张骞通西域史实为蓝本创作而成,是我区挖掘中华历史人物故事,以优秀文艺作品教育人、感染人,进一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成功尝试。

舞剧《张骞》剧照。韩栓柱摄

  舞剧《张骞》运用舞蹈语汇和意象表达,将复杂的历史故事删繁就简,用“节杖”作为贯穿整部剧的灵魂,以《授节》《守节》《传节》《使节》4个篇章,展现了张骞持节而行,历经13年艰辛坎坷、重重磨难,走遍西域各城邦,引得西域“慕乐中国”,最终不辱使命凿通西域的历程。在剧中,不同历史人物对节杖有着不同的价值认同和情感趋向:在汉武帝那里,它寄托着对张骞出使西域的期盼和希冀;在张骞和甘父眼里,它是大汉赋予他们历史使命的象征;在匈奴王眼里,它是眼中钉肉中刺;在匈奴公主眼里,张骞视其如生命;在西域各城邦百姓眼里,它是大汉和平与文明的象征。在剧中既是具体的舞蹈道具,又是国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象征物,得到充分演绎。

  涉足浩瀚西域,张骞手持汉节走遍各个城邦,见识了各色风土人情,与当地城邦友好往来,走出了一条和平之路。他用中医之法治病救人,汉风沁润人心。西极天马与胡旋舞齐飞,汉朝汉使之名传颂西域。剧中结尾张骞举起胡杨枝干昂然前行,千年不倒的胡杨精神和代表国家意志的节杖融为一体,的寓意进一步升华。

舞剧《张骞》剧照韩栓柱摄

  舞剧《张骞》处处透露着对中华美学精神的孜孜以求,“中美学讲求托物言志、寓理于情,讲求言简意赅、凝练节制,讲求形神兼备、意境深远,强调知、情、意、行相统一。”舞剧《张骞》秉持“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艺术创作原则,扬长避短,尽展舞蹈所长,通过一系列意象表达,清晰地交代时空背景、构建戏剧冲突,从而推动剧情发展,揭示人物内心世界,将创作意图丰富立体地呈现在舞台上,做到简约而不简单,意象而不抽象。令人感受强烈、回味无穷,不断地激发起观众强烈的代入感和共情感。

  值得一提的是,舞剧《张骞》中采用了丰富多样的意象化、符号化的布景和道具。如舞台中央的机械高台被赋予了强大的叙事功能,在不同的剧情中变幻为宫殿、长城、长河、落日、高山、雪峰、沙漠、戈壁、穹庐、毡房等背景,营造出一种与情感、想象、感知交融在一起的“多种心理功能的综合有机体”。整体意境的营造深得中国山水画“虚实相生、无画处均成妙境”的精髓,“远山一起一伏则有势,疏林或高或下则有情”,远山、乔木之韵味在舞台上被营造得超旷空灵。缥缈、辽远、灵动的音乐情绪显得“有意无意,若淡若疏”。

舞剧《张骞》剧照韩栓柱摄

  在高科技手段和现代舞美设计结合下,创作者将机械舞台与舞蹈、表演有机融合和拓展,为舞剧创造了一种时空交融、意境深远的诗性空间。如剧中为展现张骞从长安到西域漫长而又艰辛的路途所营造的舞台纵深感,超出了真实舞台的容量,为演员表现张骞坚毅、忠贞的优秀品格提供了如幻似真的时空背景,传递出震撼的视觉效果,极大地提升了剧中人物舞台表演的张力和情感,让观众得到诗意的审美体验。由此,让舞剧达到了在有限的艺术空间内追求无限丰富的意涵,很好地传递出古代中国追求和谐、和平、和睦的协和万邦、美美与共的天下思想。

  诚如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任彦宾在舞剧《张骞》新闻通气会上所说:“《张骞》是一次利用舞台艺术充分挖掘和体现历史人物的当代价值的大胆艺术实践,也是一个艺术化表现张骞使团与西域诸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史实,弘扬和传播中华文化、树立文化自信、彰显中国精神,颂扬家国情怀的中国好故事,更是一次深入贯彻落实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教育引导各族群众进一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实质举措。”


责任编辑:刘颖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分享到

相关阅读